top
香港六合彩.彩霸王

【將軍的鄉情】李乾元將軍不同尋常的鄉情

發布時間:2014-07-24 17:07   來源:安陽日報

 

 ①李乾元將軍戎裝照。

 ②2014年1月31日,李乾元將軍和夫人郭玉英在廣州家中合影。(李健民 攝) 

  ③2013年4月6日,李乾元將軍(左)與作者合影。 (石明生 攝)   

  ④2014年4月4日,李乾元將軍在林州市文化館書寫王昌齡的《出塞》。 (李健民 攝)

人物名片

  李乾元,男,1942年3月12日出生,林州市姚村鎮人。中國共產黨黨員,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上將軍銜。鄭州紡織機械學院畢業。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某師師部作訓科參謀、某師師部作訓科副科長、某師參謀長、第1軍副參謀長、第1集團軍軍長、廣州軍區副參謀長、蘭州軍區參謀長、蘭州軍區司令員等職。為中國共產黨第十三屆中央委員會委員,第十四屆、第十五屆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魅力鄉情

  鄉情是人類對故土的懷念、懷戀和親愛之情,是人類情感史上、文學史上永恒的、美好的主題。古往今來,中外不知有多少詩詞歌賦、文學作品謳歌這個主題。“誰謂河廣?一葦杭之。”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未改鬢毛衰。”“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安得如鳥有羽翅,托身白云還故鄉。”“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數不勝數!

  2014年4月5日,清明節,我們見到從廣州回到故鄉林州市姚村鎮定角村為先祖掃墓的李乾元將軍,筆者探討性地說了以上有關鄉情的一些話,李將軍笑著說:“你講了這么多詩詞,我也有很多感受,家鄉對一個人來說是出生地,是最早發現人類世界的地方,一切事物都會深深印到腦海里。父母、親戚、鄰居,他們的淳樸、善良、勤勞的品質,會永遠存入記憶里,永世不會磨滅。人們的衣食住行用,全靠艱辛的勞作,人類熱愛故鄉,懷念故鄉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太陽、月亮、星辰都會在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將軍侃侃而談:“農家的孩子很小就要參加勞作。我7歲時就參加勞動了,就是拿著鋤頭或鐵锨在放水澆田時負責改水的工作。一畦澆完了,就要挖開另一畦,堵住原來的水道,再澆新的一畦。我不但要幫父母干活兒,還要幫一個鄰家的孤身老大娘干活兒。除此之外,我還要干其他一些力所能及的農活兒,這對于一個小孩子來說是很正常的,這是‘人之初’的事情,一個人一生怎么能忘掉呢?那時候農村的勞動是很繁忙、很艱苦的,那時是靠天吃飯,沒有便利的灌溉設施,也缺乏優良品種、化肥,所以,農作物產量很低。我的父親除了干農活兒外,還要利用農閑時間或在刮風下雨的天氣里做一些編織的活計,就是用荊條編織籃子、筐子等,深秋刮風天時就背著筐子,拿著竹耙,到十幾公里外的山上去耙樹葉,用來漚糞或作燃料。”

  “母親除了干農活兒外,還要做飯,給一家人做衣服、做鞋子。做衣服要從彈棉花開始,然后紡成線、織成布,再染色,漿過之后晾干、捶過,最后裁剪縫衣。做鞋子的袼褙是用碎舊的布頭加襯紙裱成的,晾干后,裁成鞋底。用的麻繩也是自己種的麻制成的,麻成熟后需要放在水塘里漚若干天,然后取出來晾干,再將麻從麻稈上劈下來,在腿上搓成細細的麻繩,一針一針地納成鞋底,再將鞋底與鞋幫連起來做成鞋。”將軍說,“我一家五口人,父母、我、姐姐、弟弟。母親一年要為家里的每個男人做6雙鞋,為每個女人做4雙鞋。那時候沒有電燈,晚上需要點小油燈,母親需要日夜勞作,很辛苦!”這不禁使筆者想起朱德在延安寫的文章《母親的回憶》,朱德的母親在生朱德前一刻仍不輟勞作。李將軍還說,那時候,家家都是這樣,習以為常了,這就是自給自足的農村自然經濟的生活。越是艱難困苦,越能磨煉人們的意志,越能凝聚親人之間的感情,即便走到天涯海角也不會淡忘,也不會隔斷思念的情感。

  曾經艱難的生活使將軍感到父母養育的不易,也更體現了將軍的孝心。說到孝心,有必要說到將軍讀書的林州市四中。該校校園內有一個巨大的漢代古墓,是《二十四孝》中《郭巨埋兒》故事的主人公郭巨的墓。《郭巨埋兒》的故事天下盡知,魯迅先生對此舉并不贊成,但郭巨的孝心還是影響了千百年來的中國人,將軍從小就是在中華傳統文化的熏陶下成長的。每年清明節,只要時間允許,將軍都要回家看望父母,祭祀先祖,這也成了將軍每年的習慣之行。將軍向筆者談到民俗,他認為古人很聰明,定的節令都非常科學、非常人性。像春節、清明、中秋等節日,既符合自然季節,又符合人文情感。春節農閑,物產豐富,人們就歡聚慶祝,祭祀先人。春天來了,充滿生機,人們就踏春祭祖。中秋節,莊稼收獲,果實豐盛,人們又可以祭天祭地祭祖宗、祭神拜月等,此時又是秋冬季節的轉換期,人們給親人寄送衣物,所以有“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的詩句。

  李將軍告訴筆者,民俗和節日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載體,寄托了人們深厚的人文情懷,是不會輕易被淡化和消亡的。

  將軍這次回家鄉,一共接受了我們兩次采訪。將軍回鄉一般都住在家里,秘書則安排住在賓館。今年4月5日下午,筆者與林州電視臺文化旅游頻道郝燕平女士、紅旗渠黨建頻道白興雅女士在賓館采訪李將軍時,將軍的秘書以為將軍要搬回賓館住,便對將軍說:“我去家里把衣服和用品取來吧。”將軍立即正色道:“住賓館干什么?在家里住!”

親情鄉情

  將軍說他是1961年從鄭州紡織機械學院入伍的,那時正是我國三年經濟困難時期,很多人都吃不飽飯,國家實行了“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八字方針。當時將軍的想法很簡單,覺得在部隊能吃飽飯,就參軍了。現在安陽北兵營就是將軍當兵待過的地方。將軍當兵第二年冬天,部隊到林縣行軍訓練,向西翻越千米以上的林濾山的魯班豁,從石板巖向北繞出山口,到任村后折返到縣城再回安陽,來去有兩三百公里之遙。行軍路經自己的家鄉姚村定角,但他沒有請假回家。行軍到村子時,在一個狹窄的街巷,他忽然看見姐姐正在自家門口看部隊經過,姐弟相見,十分驚訝興奮!將軍只和姐姐說了幾句話,就匆匆追趕部隊而去。部隊歸營后做了一套幻燈片,說李乾元行軍過家門而不入,讓大家學習他這種公而忘私的精神。這大概是將軍第一次出名。將軍說他后來真出了一次大名,那是他27歲時寫了一篇調查報告,登在一家報紙上,通欄大標題是《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誰知十多天后毛澤東同志發表了最高指示,竟和自己的文章題目一字不差,這可引起了轟動,人們說一個小參謀寫了這么重要的文章真不簡單!將軍笑著說:“那完全是偶然。”拿破侖說過,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當筆者問到將軍,入伍時想到要當將軍嗎?將軍笑起來說:“將軍?想都沒想過!不過我還是相信陳勝所講過的‘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我入伍文化程度比一般士兵高,腦子快、筆頭也快,這是我的優點,也是長處。”將軍從軍50年,先后指揮過對越防御作戰、中阿(阿富汗)邊境封控行動和首次中外聯合反恐演習。

  去年清明節前,林州有關方面希望航天員劉洋能回林州老家看看,祭祭祖。他們請將軍幫忙。將軍很熱心,積極向總裝備部領導反映,又找到劉洋商量回鄉的辦法。將軍問劉洋:“你真想回家看看嗎?”劉洋說:“真想回去!那里有我的祖先和爺爺的墳墓。8歲時,爺爺帶我從鄭州回過一次老家。20多年沒回去了,怎能不想祭祖啊!”將軍將林州市委的報告轉到上級部門,促成了這件事。

  2008年,筆者到鶴壁市尋找春秋戰國時中牟是趙國第二都城的一些歷史根據。鶴壁市委宣傳部的一個老鄉接待了我。當他向宣傳部一個女副部長介紹筆者是林州人時,女副部長一定要宴請我。在酒宴上,她說:“你們林州人好啊!我丈夫在部隊,我在地方,長期兩地分居。我們都希望他能轉業到地方,可部隊的建設離不開人。后來,李乾元將軍聽說了我們的事兒,批準我丈夫轉業,并安置在鶴壁市一家銀行當行長。”她說:“你是林州人,和李將軍是老鄉,所以我一定要宴請你!”筆者深以為沾了將軍的光。將軍笑起來說:“有這事,但名字忘記了!”

  有位林州民工告訴筆者,李將軍曾在湖州當第1軍軍長,歸南京軍區管轄。有林州民工到南京去,想拜見李將軍。見有軍車在街上行駛,他們攔車叫停司機,對戰士說:“我們是河南林州的,和李乾元軍長是老鄉,我們很想見李乾元軍長。”戰士爽快地說:“上我們的車,我帶你們去見他!”當我今年4月8日在將軍家里當面向將軍求證時,將軍笑著搖搖頭說:“這個傳聞不準確!因為湖州離南京200多公里,不太可能!”筆者說:“會不會也有可能您不知道此事,這正好反映了戰士對您的尊重。”

  前些年,我曾在廣州的《南方都市報》上看到一張照片,是《南方都市報》記者及一些人和將軍的合影。我向將軍問起此事,將軍說:“那是2007年7月16日,深圳某企業和南方報業集團組織了一個叫“長城尋訪路”的活動,他們到蘭州找我,當天晚上我接待了他們。你看到的那張照片,就是這么回事。”將軍還特別書寫了王昌齡的《出塞》詩:“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當場贈送他們,以壯行色。將軍說:“廣州也是我工作、居住過和現在定居的地方,也算我的故鄉之一吧。他們找我也算故鄉來人,我當然熱情接待了他們,但那張報紙我沒有看到。”我說:“我回到廣州,想辦法幫您找到這張報紙或復印后送給您!”

  將軍在廣州軍區任過副參謀長,在蘭州軍區任過副參謀長、參謀長、副司令員和司令員。2013年10月,我請中國著名的一級書法家胡憲庭先生為將軍寫了“憂思將軍”和“猛士儒將”兩幅作品。

  20世紀90年代初,我和一個老鄉在廣州拜訪了將軍。將軍戴著墨鏡,看到我們后,將雙手舉過肩,像“投降”一樣。將軍向我們問好,請我們坐下,說:“對不起,不能握手,因為我正害紅眼病(結膜炎)!”將軍的幽默和愛護我們的親切心情溢于言表。

“蕭竹”鄉情

  筆者早知道將軍從小喜歡書法,在軍中很有名氣。有的人以為他是將軍,故將他的書法當作鎮宅之寶。今年1月29日,我提前到將軍廣州的家中拜年,一進院大門就發現左側是一片青翠欲滴、節節挺拔的小竹林,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我的眼前閃現出蘇東坡“寧可一日無肉,不可一日無竹”的名句來。事后,筆者一直后悔沒有在這兒為將軍拍一張照片。將軍從不承認他是書法家,只承認是喜好書法,堅持不斷練習而已。

  去年4月4日清明節,《安陽日報》發表了一篇筆者所寫的文章《將軍的憂思》。這次我請將軍給《安陽日報》題詞,報社原總編輯李保林也有這個想法。將軍欣然命筆,寫下了“蕭竹關情”四個大字,顯得爽朗清麗,又有竹子的瀟灑形態。觀者不明其意,原來將軍書出有典,是將鄭板橋《濰縣署中畫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這首詩的詩意簡化成了四個字。原詩是這樣的:“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將軍的意思很明白,他很贊賞和支持《安陽日報》堅持關注民生、辦好報紙的初衷。筆者曾見到安陽日報報業集團一樓大廳有新華社原社長穆青所書的“勿忘人民”四個金色大字。今天,將軍“蕭竹關情”的題詞正好與穆青的題詞相得益彰、交相輝映!

文化鄉情

  將軍從蘭州軍區司令員的崗位上退下來,轉到全國人大常委會負責有關農村的工作。去年4月7日下午,將軍將要離開故鄉,筆者送文稿與照片給將軍,未進其門,就聽到人聲嘈雜,原來是鄉親們在向他反映農村的各種情況。將軍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期間寫的書《第三個春天:中國農業的合作之路》,就表現了他對“三農”問題的深刻了解與關切。

  20世紀90年代,我在廣州看到《南方日報》上刊登了將軍在擁軍愛民大會上的講話。他是代表廣州軍區參加大會的,我還以為他是專管軍民關系的。將軍說:“聯系群眾是部隊經常性的工作,我們的部隊之所以能不斷勝利,其中重要的一條就是軍民魚水情。”將軍從崗位上退下后,積極參加和支持群眾團體開展的有關經濟文化等方面的各種活動。

  今年4月8日,筆者與將軍談到為祖先掃墓的事。4月5日是清明節,將軍在4月2日上午就提前掃墓了。我知道姚村鎮有一個李家崗,那里有一個基本上是全林州市李姓的老祖先的墓,墓地很大,是個大墓群。我問將軍:“可曾去祭拜?”將軍說:“以前去祭拜過,近年主要在村邊祭掃我的祖父母和父母的墳塋。”筆者又問:“墳大嗎?重修過嗎?有立新的碑嗎?是您寫的碑文嗎?有柏樹嗎?”將軍微笑著平和地說:“沒有重修過。幾十年了還是老樣子。祖父母的墳已經平掉了,沒有植樹,有利于老百姓耕作。如今只有我父母的墳,一個小土堆,碑也是很早以前的,高有1米左右。”我又問:“要不要重修?”將軍說:“保持這樣就行了。”筆者聽到民間俗語說:“窮修門,富修墳。”將軍身為上將,卻如此清廉。

  去年8月,第八屆河南省豫商大會在安陽舉行,李將軍專程參加了大會,使與會者感到十分親切。2014年8月21日,2014海峽兩岸周易學術論壇暨第25屆周易與現代化國際討論會將要舉行。主辦方準備發出邀請,希望將軍屆時參加。說起來有意思,將軍的名字正是《易經》第一卦《乾卦》的卦辭。經文說:“乾,元亨,利貞。”“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這是一個君子卦。乾卦有自強不息和憂患的意思,后天八卦“乾”的方位在西北方,這倒和將軍的性格、事業和工作的方位暗暗相合。

  唐肅宗李亨在安史之亂中即皇帝位,后改年號為乾元。杜甫《乾元中寓居同谷縣作歌七首》中其一有句:“嗚呼一歌兮歌已哀,悲風為我從天來。”其五有句:“嗚呼五歌兮歌正長,魂招不來歸故鄉。”

  2012年,將軍為了解決林州市困難群眾就業、上學和醫療等問題,給一慈善機構捐款兩萬元。他還書寫了一紙條幅“盛世慈善興,普照太行人”。今年4月5日,將軍還為筆者的一個朋友書寫了“上善若水”的橫幅,這不正是將軍愛心的體現嗎?將軍一向關心文化事業,清明節時,將軍為林州市民間文化企業紫光文化市場題寫了“發展林州文化事業,提高林州品位”,這對發展中的紫光文化市場是一個及時的、有力的支持。

  這次回林州,將軍的夫人郭玉英女士也隨同掃墓。夫人娘家離將軍的家很近,他們一同去尋訪夫人小時候擔水的古井和曾干過活兒的磚窯舊址,還好都還在。將軍和夫人都感到很欣慰。將軍認為這也是文化。難怪《易經》上說“改邑不改井”。人們遠離故鄉在外謀生,往往稱之為“離鄉背井”。井是人類走向定居的農耕生活的重要標志。人,誰不飲水?井里保存著千百年世代人的意念信息。伴隨著城市化的發展和自來水的應用,還有多少老井能留存下來?

  今年4月5日,將軍為筆者的一個好友關天佑書寫了一個條幅“萬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這條幅不正表達了將軍的不同尋常的鄉情嗎?(本文作者為《羊城晚報》資深記者 李健民)

  (李保林、戴志良、牛佳佳、蘆漢文、曲執、程佩云等人對本文有貢獻)

責任編輯:芳子

相關閱讀

b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