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香港六合彩.彩霸王

站起來再上抗“疫”前線 ——記內黃縣紀委監委辦公室干部趙宇

作者:佚名   發布時間:2020-02-19 20:50   來源:內黃縣紀委

  正月十二晚上11點多,拖著忙碌一天疲憊的身體,趙宇回到家,由于下午以來他感到有點發虛、乏力,他趕緊喝水、喝藥、量體溫,39.6!年紀輕輕的他,一下子感覺被擊垮,幾近癱軟。“我還這么年輕,孩子都這么小,不會讓我染上肺炎了吧……”

  正月十四,在家僅僅歇了一天半后,他有點謹慎的給辦公室主任打電話,“主任,我沒事了,一切正常了,想回來上班”,他怕別人以為他是新冠肺炎,怕讓他居家隔離14天,怕手頭的工作別人一時難以上手。

   

  是同事眼中的“全能手”,也是家人以為的“邋遢人”

  疫情就是命令。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趙宇第一時間趕到機關,并按照領導指示和保密工作要求,及時穩妥,當晚就傳達到全縣所有紀檢監察干部,掀開了縣紀委監委抗擊疫情肺炎的“第一頁”。

  1月26日,正月初二,趙宇又是第一時間趕到單位,向主要領導報告,為主要領導提出建議,當天下午就召開縣紀委常委會,傳達省市重要指示精神,成立縣紀委監委應對肺炎疫情領導小組。

  隨即,縣紀委監委開始排查全縣紀檢監察干部身體狀況、是否與武漢返鄉人員接觸、縣紀委監委開展監督執紀問責情況,趙宇又沖在前,擔負起來督戰員、聯絡員。

  可在家人看來,趙宇過的太邋遢!家里父母是退休雙職工,愛人是縣一中教師,說起來,家庭條件也算小康。可是趙宇的頭發蓬松,衣服領子磨得發光,身板似乎總是忙碌的弓著。不是他不收拾自己,“單位這么多事,哪有空弄這些啊,不吃勁兒”,他的“不吃勁兒”的嘴邊話成了“擋箭牌”。

   

  是領導眼中的“棒小伙”,也是父母需要格外照顧的“病人”

  打響防疫阻擊戰以來,趙宇每天的工作節奏可以看出來:早上7點多開始一直持續到10點多,他一手拿一個手機,給全縣紀檢監察系統40多個部門負責人挨個打電話,一個個了解紀檢監察干部自身健康狀況,和武漢返鄉人員接觸過的幾位同志,更是他電話、微信上的“常客”,“一天的電話量要比談戀愛那會一個月都多”。

  早上8點到12點,打電話的同時,他要穿插著給各個監督檢查組安排車輛、分發口罩、酒精等防疫物資。電話打完了,就開始匯總信息,向分管領導、主要領導報告,然后對上報送。

  中午12點到下午3點,下鄉檢查的同志陸陸續續回到機關,趙宇又是張羅給同志們安排午飯、加班飯。食堂在正月初五臨時性關閉后,趙宇又多個活。由于采購的面包、牛奶、水果等食物都在辦公室存放,檢查組同志回來隨時可能領取食物,他又干起了“分餐員”的工作。

  下午3點到5點,開始向各組收集當天監督檢查情況,一項項核實問題性質、調查過程、處理情況,“處理17名黨員干部,組織處理77人,通報25個單位……”。外人看起來是枯燥的一組數據,但在趙宇腦子里,卻是一個個具體清晰的事例。

  在經過5點到7點緊張的上報情況、分發食物、收回車輛等一系列工作后,他又開始籌備每晚8點準時召開的縣紀委監委疫情防控督察調度日例會。下通知、擺座簽、打會標,一些列操作順手拈來。甚至會上各組匯報情況,總是需要趙宇進行補充說明。

  領導們、同事們都覺得趙宇能干。一天下來,趙宇渴了喝口水,餓了吃包方便面,累了趴在桌子上瞇一會,可是肚子疼了……他卻只能硬摁著,熬過去。趙宇患有食管返流癥,醫生說的要規律飲食,卻成了饑一頓飽一頓、零食是主食,藥量越吃越多、身體卻越來越消瘦。

  母親心疼的不行,幾次想找領導反映,都被趙宇拉了回來。

   

  是辦公室小妹心目中的“英雄”,也是愛人眼中的“不靠譜”

  “趙宇,晚上會議記錄幫我記一下啊”

  “趙宇,這個材料怎么下手”

  “趙宇,明天市里開視頻調度會,晚上把五樓會議室布置一下”

  ……

  對辦公室主任來說,趙宇在,心里就覺得踏實。

  對辦公室同事們來說,趙宇在,工作就不會掉地上。

  他是辦公室小弟、小妹眼中的“英雄”,卻是媳婦、孩子眼中“最不靠譜的人”。

  他的愛人是班主任,正帶著高三,一場疫情突如其來,每天打開電腦給同學們上“網課”成了她一天的任務,備課、上課、巡回檢查……同樣年輕的愛人幾天下來成了電腦高手。可她本來最想依靠的丈夫,卻從沒有在自己需要的時候出現。

  他的大女兒6歲了,原來每天都會纏著爸爸給他講故事、帶她玩,現在每天晚上只是替媽媽打個電話“我們先睡了,你回來關燈”。

  他的小女兒才1歲半,吱呀吱呀學著話,曾經他一回來,立馬跑過來親熱的叫僅會的幾個字之一“爸爸”,現在卻生疏的不敢認他……

  “其實,我也不敢回家。咱們的同志每天都下去檢查,有的深入疫區,而整個單位,我是和他們所有人都接觸過的,接觸最多的,我也怕真有病毒了,回家帶給她們母女……”他的一點小私心,也許妻子、孩子許久之后會懂。

  不過還好,正月十二,他只是累著了,熬了一晚之后,體溫又恢復了正常。只是辦公室小妹又說他,“眼好像腫了……”辦公室主任說,“趙宇,我把你的事跡寫寫,也許媒體不會用,但同志們的辛苦付出不能白費、不會白費”。

  趙宇說“組織和領導信任咱,咱就得對得起自己良心,就得在組織和群眾最需要的地方履職。相比天天奔波在防疫一線的同志,我真沒啥,真不要寫我”。(內黃縣紀委監委 李志偉)

  

責任編輯:牛勇
bot